冬日的冷巷诗篇

宣布于2019-06-18 16:36 | 被阅览5次
内容关键词:冷巷诗篇,关于冷巷的现代诗篇,有关冷巷的诗,冷巷诗,冷巷深深的诗,天天通过冷巷是谁的诗,狭隘的冷巷诗篇,江南冷巷古诗,顾城的冷巷是情诗吗。

向阳穿过轻浮的雾纱

在逐步缩短着室內外的温差

舒展的阴晴

把冷巷打扮得参差精致

真想用慵懒的手

把阳光来抚摸一下

却不当心被冬风蜇了一下

还认为是水中望月

那种离愁的情感

无法用语言表达

阔别多年的冷巷

心里的那份陈旧陈情在渐渐发芽

这幽静的冷巷

留下了太多太多的回忆

当回到冷巷的这一时刻

情感一会儿在瞬间如洪水迸发

还记得小的时分

常常在巷中的这棵老树下任意游玩

在夜晚降临的时分

总能传出牛郎织女相会般的情话

冷巷历经着沧桑

旧日的孩伢子都已长大

老树虽已不再那么帅气挺立

却仍是那样风骨尚存朴素如华

现在回到了怀念多年的冷巷

有一种情结感觉是回家

那份情还在

那份爱在提高

虽然冷巷已没有了家

虽然冷巷失去了曩昔的富贵

倒还有精力在煥发

用情感凝聚起来的那份情愁

将永久不会有改变

冷巷啊

情浓如茶

冷巷是人世间的晴旅表

记载见证着

往昔身居冷巷人的苦乐年月

冷巷啊

爱在发芽

看到屋檐上的厚厚积雪

便是那份厚厚的友情

将人世间的酷寒消融

第1篇:冷巷的故事现代诗篇

众目睽睽之上

太阳收起最终一道网

空空的回去

再也不出来

相约而同的瞬间

几盏路灯

便将漆黑点着

不再遮遮掩掩了

墙角几棵无名的小树

一有风路过

便弯着身子挨着

张家长李家短的

肆无忌惮的象恶妻

这通往未来的巷道

孤单深远

而曩昔

斑斑斓驳的回忆墙上

贴满了丢掉的日子

以及迷路的人像

调和一致

是想起什么的时分

倒流的时刻里

人和事物才有个夸姣的结局

忘掉了严酷的实际

头痛欲裂 谣言纷飞

毫无止境的夜

扳得过指头 扳不过年月

透过天花板 看星星

数不尽的往事 点点滴滴

亏了肾 伤了心

肿了夏天的眼皮

瘦了秋天的身体

脚下

没有棱角的青石板

忽然唱起了长恨歌

油滑得很

第2篇:冬日的冷巷诗篇

向阳穿过轻浮的雾纱

在逐步缩短着室內外的温差

舒展的阴晴

把冷巷打扮得参差精致

真想用慵懒的手

把阳光来抚摸一下

却不当心被冬风蜇了一下

还认为是水中望月

那种离愁的情感

无法用语言表达

阔别多年的冷巷

心里的那份陈旧陈情在渐渐发芽

这幽静的冷巷

留下了太多太多的回忆

当回到冷巷的这一时刻

情感一会儿在瞬间如洪水迸发

还记得小的时分

常常在巷中的这棵老树下任意游玩

在夜晚降临的时分

总能传出牛郎织女相会般的情话

冷巷历经着沧桑

旧日的孩伢子都已长大

老树虽已不再那么帅气挺立

却仍是那样风骨尚存朴素如华

现在回到了怀念多年的冷巷

有一种情结感觉是回家

那份情还在

那份爱在提高

虽然冷巷已没有了家

虽然冷巷失去了曩昔的富贵

倒还有精力在煥发

用情感凝聚起来的那份情愁

将永久不会有改变

冷巷啊

情浓如茶

冷巷是人世间的晴旅表

记载见证着

往昔身居冷巷人的苦乐年月

冷巷啊

爱在发芽

看到屋檐上的厚厚积雪

便是那份厚厚的友情

将人世间的酷寒消融

第3篇:冬日上班诗篇

肆无忌惮地

吹着

带着哨子

落叶

被卷起

被随意地

翻滚着

疲乏不堪

刺骨

脸冰凉

毫不忌惮

直往

脖子里钻

捂上口罩

套上手套

再戴上头盔

装备整齐

任你暴风

暴虐

骑上电驴子

走起

第4篇:冬日情怀诗篇

魁斗纷繁下露台,

不负擎天一展才。

攘攘红尘互不识,

敲门方砖灌顶来。

冬季里的翻开

妻在窗台上,

摆了几盆水仙花,

我每日为她洒水,

偶然浇茶。

在冬的时节,

三九酷寒,

一个个花骨朵,

竞相美丽翻开,

粉红色的花朵,

虽然很小,

但很艳,

吐着缕缕幽香,

秀而婀娜。

我惊惶:

她们既不是牡丹,

也不是玫瑰,

更没有美人蕉的巨大与挺立。

可是,

她们在冬日里翻开了,

给我惊喜,

给我发奋。

由此我想:

娇贵的生命哪有这种特质!

水仙花呀水仙花!

你温良的天分,

决议了你的兀姹:

——走遍天边,

四季生根,

四季开花。

水仙花呀水仙花!

你——生也无涯,

你——爱也无涯。

爱情的女孩不要眼泪不干

爱情的女孩不要眼泪不干,

你美丽的爱情已感动了上天,

满地的鲜花在为你翻开,

虽然祖国的北疆已是三九酷寒!

爱情的女孩不要眼泪不干,

满天的星斗在为你金光闪闪,

湛蓝的大海在等你远航,

愿你满扬起生命的帆船!

爱情的女孩不要眼泪不干,

太阳已为你将出息照暖,

愿你仍如鲜花般美丽翻开,

仍如太阳般持续为人生贡献光亮与温暖。

爱情的女孩不要眼泪不干,

这个国际情生情变已属天然。

愿诗人的诗篇伴你毕生,

烛照漆黑温暖胸坎。

孩子

为什么会有这样时分,

一边是父亲,

一边是母亲,

向左转,

向右转,

都会令我非常痛心!

或许,

你们真的认为这样很洒脱,

——一声白白就可成为路人。

却忘了,

傍边还夹着一个我,

——向谁投靠?

或许,

这个国际上真的有爱情!

什么样的爱情能令人扔掉儿女至亲?

莫非我不是你们的爱情果实?

最初的爱已成尘埃?

或许,

你们并不是路人,

爱使你们团聚,

团聚发作了我,

——发作我后为什么合而又分?

现在,

你们都拉着我的手,

不论我泪眼婆娑,

不论我撒娇斗狠,

不论我哭天抢地,

不论我咒骂天地,

......

或许,

你们真的都有了最好的归宿,

或许,

已真的爱得不行离分。

可是,

在我眼里,

你们所谓的爱,

——不值分文!

魂灵的苦痛——致打死监犯被判十年徒刑的狱警

你凌辱了人,

人的生命,

成果,

——你掉进了自己设置的圈套。

将鲜活的生命苛虐致死,

十年,

不知你能否觉悟:

监犯也是人,

人类的一种,

虽被冠以罪字,

也有魂灵和苦痛。

喜爱他,

才是你的职责和赋性。

可是,

你竟施行暴力,

两小时内手儿不断:

不管他深深的哀嚎,

不管他肉体的苦痛,

不管他魂灵的乞求,

不管他生命的惊慌。

你用尽了一切的糟蹋,

消灭了他的生命。

现在,

他不是罪犯,

——你是罪犯了。

用十年的时刻回忆罪恶,

大写的‘人’字你是否能读懂?

期望,

你能不遭到他那样的糟蹋,

期望,

你能保住性命,

期望,

你能体认到生命的宝贵,

期望,

你能体认到人的崇高,

期望,

你能深深的悔过哦!

用十年的血泪将污秽洗净。

在此,

怜惜那些打人的差人:

当你举起你残暴的双手的那一刻,

实在是在凌辱你自己的生命。

不管他人违法与否,

你都不能苛毒成性。

别让你的魂灵背上沉重的桎梏,

去见天主时满怀苦痛;

别让你的魂灵污秽不堪,

见到天主时满怀惊慌。

我幸亏,我有一颗圣诞树

我幸亏,我有一颗圣诞树,

它生气勃勃顶天而矗,

它甘醇地向大地吸纳养分,

它丰茂地向国际吸纳雨露。

我幸亏,我有一颗圣诞树,

它堪与牡丹比美,

堪与灵芝为伍,

堪与甘露同调,

堪与人参竞殊。

我幸亏,我有一颗圣诞树,

上面掛满魔笛神灯宝葫芦,

掛满才智宝杖慈善宝典,

掛满知镜圣蓝广博谷----

我幸亏,我有一颗圣诞树,

它汹涌常识润泽心里,

只需你不乏根究的欲旨,

它就像圣诞老人相同大方大度。

第5篇:冷巷足音诗篇

冷巷就要淡出了你的视界了

亦如你被遗弃于这轻笼雾霭的傍晚

那里即将凸显一种昌盛

没有了纯真的朝花伴你

只留下铜与金的厚重

还有缺氧的呼吸扼紧的咽喉

你在冷巷的废墟里彳亍着你的脚步

那里的流萤丢下了太多的媚眼

你便有了捡起放纵的理由

你的锚链断了

你将再一次无法地飘流

你说你会有幸傍着一条洁白的臂弯=

那个娇媚的三姨太还暗恋着你

期望像相同扯破你亵衣

他的粗犷源于他的阔绰

铁制的门闩击碎你最终的挣扎

你能够像光相同的暴露

抹胸里也多几分挺括

承认它们硬硬的还在

你就流着涎水

像肥厚的足跟相同酣然睡去

那田田荷叶上不再有露水翻滚

你被悬挂于上万英尺的高处

你被隔绝了地气

惶惑间才记起了大地的坚实

你做了贝勒爷家的厨奴

在钟鸣鼎食的席宴后

你用你的胃囊收起那些羹炙

你的脸颊众多起酡色

屯咽着微醺的嗝

去翻找出几幅老旧的底片

用含了泪的热眼

去摩挲那些斑斓的印象

那里有回味如锅

汤汁清淡如水

你抽出一根通身荒芜的柴

让它在胸膛里点着

去蒸馏那些逝去的残迹

冷巷郁郁无语

亦如汨罗江边披散头发的屈子

一路买醉放歌

亦如那盏朦胧的路灯

星月的素手绵软无力

拖曳着你昏暗孤寂的影子

那个巷子很窄

窄到容不下一个人的徜徉

麻石板路龟裂了一切的回忆

像漂移的大陆之间的断层

你的眸光还在巷子里延伸

拓印出附着霉斑的窗棂

那个巷子很宽

曾活动过一整条的银河

隔着岸的目光在光年里穿行

你幻想去拜谒那里一切的仙座

对一颗尘挨般的流星承诺

即使是一炬灾祸的灵火

也该为我遣散夏天里的深寒

那个音容已了解到忘掉

那点巴望被浸染成灰色

冷巷的石径仍旧摺叠着

逶迤着一环环往复的步履

门洞下的鸽子花又把它悄悄翻开

你初恋时偎依的那捻青藤

还在帮你守望着她不舍的回眸

鸟儿飞离了树梢

那里还晃动着你揣久了的心思

蛛网儿被细雨颠扑了

已散乱成的一团温顺的虚拟

你的眸子曾被夜星点着

现在却只泛着些干枯的光泽

别再等待那个凄婉的足音了

她已渐行渐远

你有着藕节般软弱的臂膊

凝脂般的柔指

你企图推迟着一个幕幔的严合

虽然你还辨不清是续行

仍是折转回头

那是个哀怨的足音

轻叩于我黯然的心扉之侧

即使惊动了一整座山沟

也该让你这孤单的聆听者

用一首《安魂曲》

轻抚着你的旧梦

使长夜里翻来覆去

第6篇:冬日春梦诗篇

跳过时节的

色彩。在飞雁

啼血声碎中。我编制

与春天相遇的梦

在冬季和春天的缝隙间

风吹过。有暗香起浮

捂住胸口,看那

柳丝摇曳细碎。有鸟儿

衔来,轻灵的种子

借着柔软的春风

长成春天

迎春花用金黄的绚烂

把阳光,咀嚼成

经久的甜美

翱翔的翅膀。抵达

滋长春天的方向

最实在的心声

游走在,崎岖的春光

迷岚的小径。用

心灵的丝线,去钓

垂钓春天里的那牧

弯弯的月亮

爱埋在心中

怀念却另辟蹊径

在梦中的伊甸园构思

与你相约在春天

你说你要买我的梦

那就走进来吧!

我的梦之窗

向你翻开着

自从认识了你

才知道

心之遇是美丽的缘

便成了我美丽的诗句

一个与爱情相遇的诗人

不再孤寂

你说你要在春天来看我

一缕婉转的暗香,模糊透出

不当心触动了,我

想念的泪痕。滴完工诗

谁与谁的心之遇,在热望

美与爱的缘中。无法中止

心灵的呼吸?

第7篇:冷巷深深诗篇200字

雨天,我

撑着一把伞

单独走在这深深的冷巷。

日子的锁碎与喧嚣,

在这“沙沙”雨声里

淡淡的寂寥。

我低着头,静静

看着被水浸湿的裤脚,

心里头,静静的

满载着惘然与惆怅。

我知道

自己并不爱那富丽的高楼,

心里里

历来只恋着颓圮的篱墙。

雨天,她

撑着一把黑色的伞,

一个人,

走在这深深的冷巷。

不知道为什么,她停下了踉跄的双脚,

只知道霎时刻

泪水,沾湿了她的衣裳。

第8篇:诗篇:立冬日

冬风掠过田野,“嗖嗖”的凉意

驱赶着十月溃退的富贵

太阳步步违背

疲乏的流水于极目处

贴近了最终一座山翻开的角落

鸟鸣浮出昨晚寒霜

树的心里

集聚起浮躁落尽后一切的温暖

一只鸟雀“扑棱棱”翻飞

一枚空中隐忍的树叶

是挂在高处摇摇晃晃的眺望

韶光白花花地散落大地

碎银像时节相同瞬间丢失

冬季风梳理过的心绪

现在爬行成野草

或许地层下清醒的根须

听得清飞步疾走的秒针“嚓嚓嚓”的声响

如坐针毡,年月的缺口

补缀的针角刺疼了麻痹神经

立冬日,天空明澈,心无杂尘

躲藏的云彩与远方一场雪事正在密议

冬风可是刺探的初衷

鲁北内地,我已腾出大片广阔

来接你纷繁扬扬汹涌而来的柔情……

第9篇:冬日絮语诗篇

我仅仅想

抱紧一炉檀香的清宁

某一天,在它的氤氲下成果一场爱情

我仅仅想

燃尽一腹的忧伤

用袈裟的嫣红  ,裹紧一道道受挫的创伤

我仅仅想

攥住手中的余温

让一份情缘在轮转中海枯石烂

我仅仅想

含一滴倾述的眼泪

在一段走远的离愁中 ,  等你迟迟的呼喊………

二,

我仅仅

等在严冬里,不能开花成果的

期望

我仅仅

存封在回忆里,不能书写成名的

故事

我仅仅

漂泊在荒漠,啼饥号寒的

羚羊

我仅仅

袒露在诗经中,不能被重复吟唱的句子

三,

我在孤寂中

衔来一抹折磨的冷

困在其间, 不解流年的惑

我在漆黑中

划亮一根弱小的火祡

明在片刻,但不是求暖的底子

我在焦渴中

嚼一枝蒙尘的过往

呜咽在喉,却不是果腹心灵的汤剂

我在颓丧中

想唤醒体内的自性

咬指求血,跪拜一语脱苦的符咒

我在冰雪中, 读不明白夜色的衰退

只能品读清零的冷  ,在眼眸里的怨

碎灭的灯光,不是离索的秋千

荡不出那场 ,相约的浪漫……

我在飘雪中  ,看不清远山的含黛

只能默诵一些类似的句首,在唇齿之间重复咬嚼

吐出的叹气,不是今夜的篝火

烧不出那场 ,苦恼人的高兴!

第10篇:顾城诗篇《冷巷》赏析

《冷巷》中诗人挑选了三个简略的意象,构成了一个标志意味很强的活动画面。“我”拿着钥匙在寻觅自己的房间,也即寻觅自己在社会中应有的方位。接下来小编为你带来顾城诗篇《冷巷》赏析,期望对你有协助。

顾城诗篇《冷巷》赏析

《冷巷》

冷巷

又弯又长

没有门

没有窗

我拿把旧钥匙

敲着厚厚的墙

赏析

可是“冷巷”是“又弯又长”的,“墙”是“厚厚的”,要寻觅,有必要支付适当的价值,也或许要走很长的路;可是“我”是坚决的,“我”在刚强地敲着,过走过敲。而“我”又并非是一个人,而是整整一代青年,也包含中年、晚年,由于在这个国际上每一个人不是都在毕生寻觅吗!

在诗中有一个当地我百思不得其解,便是“我”为什么拿着的是“旧”钥匙,这个“旧”字有什么意义吗?莫非是为了杰出寻觅时刻之久?

诗题是“冷巷”,由此,咱们无妨做这样的猜测:这条深深弯进诗人生命里的冷巷,必定发作过什么。关于一向唯美的顾城来说,冷巷里发作的,必定是一个美丽而伤感的故事。正是这个故事,致使诗人,多年后,还魂牵梦绕,难以忘怀。可是,这是一条“没有门/没有窗”的冷巷。有门,诗人能够用钥匙翻开。有窗,诗人能够破窗而入。可是,跟着韶光的丢失,这些关于诗人来说,已经是不行能的了。失望的心境,初次流露。可是,诗人并没有死心,仍然在失望中抱有一丝巴望。所以,“拿把旧钥匙/敲着厚厚的墙”。原本,用钥匙敲墙,就有牛头不对马嘴之嫌,况且仍是一把“旧钥匙”呢?短短两行,就将诗人伤感失望的心境面向极至,不愧为咱们之作。

顾城多短诗,但大多小诗不小:灵气,控制,层次感强,张力十足。《冷巷》相同表现了他的这一艺术特征。

这是我读过的最无法的诗。

一直以来,有个当地你进不去,你认为钥匙不对,最终发现他人连锁孔都没留给你。

假如故事到这儿就完毕,也不算很惨。

仅仅你没脱离,仍然拿着那把钥匙,在敲。

一个人执着到什么程度,会拿钥匙做出敲的动作。

有时分,人有必要执着,否则无法粉饰失望。

这让我想起一件事。

我爷爷逝世后,奶奶有时会一个人跑到他的坟头喃喃自语。

这种场景很了解,我曾经只在电视见过,

她说了什么,没人知道。

我只知道,爷爷在世时,他们常常吵架。

比及人没了,奶奶忽然发现,连个吵架的人也没了。

老太跟老头吵了一辈子,不分胜负,

现在只剩下老太,练了一辈子嘴皮子,忽然独孤求败。

我经常觉得,人比自己幻想得刚强,

假如没有人关怀自己,不要紧,自己能够关怀自己。

但人又比自己幻想得软弱,

以至于这个国际上有一种孤单,是缺一个随时能够吵架的人。

你敢肆无忌惮的跟对方吵,是由于你知道会和洽。

相敬如宾是爱,容纳你的肆无忌惮也是爱。

奶奶年岁越来越大,脑子也越来越不清楚。

有一个雨夜,奶奶不见了,家里一切亲属找了一夜,甚至连河里都都找了。

最终仍是在爷爷坟头找到了她。

奶奶其时的场景,大约便是那首诗所说的:拿着把旧钥匙,敲着厚厚的墙。

现在不是钥匙的问题,不是门窗的问题,也不怪墙太厚,

而是墙那儿底子没有人。

不会再人会听见你的声响。

我很难承受自己老了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忽然对自己说一句想吵架了。

吵架最怕的不是翻旧账,而是失去了那个懂你旧账的人。

那些鸡毛蒜皮,从此无人能懂,只剩我拿着把旧钥匙,敲着厚厚的墙。

首先要提一点,这首诗在传达过程中,常常会有人将“你拿把旧钥匙”中的主语“你”,误写成“我”,题主也犯了相同的过错,此处提示咱们留意一下这个问题。

这篇诗篇创于文革之后,赋有很强的标志意义。冷巷,标志着一条探究中的路途。“又弯又长”,意同《诗经》中的“道阻且长”。参阅时代背景,诗人是在抒情文革后,在展开新的文明路途上的探究中所发作的困难与苍茫之感。

在这条绵长的巷子里,没有门,亦没有窗,巷子的止境在哪里?何时才干走到?诗人不知道,亦无法为咱们回答。钥匙,标志着破解之法,阐明诗人此刻已有了办法,却苦于没有门窗,有技而无路可施,因而用“旧钥匙敲着墙”,是由于诗人期望在某一堵墙的反面会有一扇通往光亮的门。

为何是“旧”钥匙呢,在这儿,我猜测是由于诗人的处理之法来历于咱们旧有的文明土壤,诗人欲以旧有的办法,探究新的旅程。古法今用。

延伸一下,诗人最终找到走出的路途了吗?

没有。

可是纵然诗人并没有找到这样的门窗,彼时的顾城仍然没有失望,而是另辟蹊径,来到新西兰的激流岛上展开了新的创造生计。

门窗无处寻,诗人只得跳墙啦。

本文标题:冬日的冷巷诗篇

本文链接:https://www.hm-gift-card.com/wx/xyecttt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