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怎么样网文学文学体裁故事
朱载堉:众人皆醉唯我独醒励志人物故事

朱载堉:众人皆醉唯我独醒励志人物故事

发表于2019-06-18 16:36 | 被阅读21次
内容关键词:众人我独醒,众人独醒我独醉,众人睡我独醒的意思,众人醒我独醉的意思,众人皆睡我独醒的意思,众人皆睡唯我独醒,众人昏睡我独醒,众人皆睡我独醒的说说,醒我。

朱载堉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九世孙,生在帝王家,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求官求财无所不及,但这位朱载堉却特立独行,常常做出相背而行的事情。

出生于书香世家,从小就得到文化熏染,数学、语文、音乐等科科都是优。10岁时就攻读《尚书·盘庚》等史书,并成为郑王王位继承者。但在15岁那年,家庭突遭变故,改变了朱王子的人生。

朱王子的父亲朱厚烷清正廉洁,因为直言劝谏而触怒明世宗,最终蒙冤入狱。小小年纪的朱王子,开始为父伸冤,不停地奔波呼号,怎奈世态炎凉,谁会为一个落魄的王爷出头呢?

上访无人接待,旧日同僚避而远之,朱王子悲愤写下“锦上花争先添补,雪里炭谁肯送去”之后,搬出郑王宫,在宫外自建一座小土房,独居其中,以此抗议父亲受到的不公正待遇。

朱王子发誓,父亲不出狱,绝不搬回王府。惊世骇俗之举,吓坏了所有宗族之人,悄悄地劝他不要再触怒明世宗,否则后果很严重。朱王子不屑于顾,住着小土房,吃着粗茶淡饭,卧着土炕草席,苦度人间岁月。

“自己跌倒自己爬,指望人扶都是假。至亲人说的是隔山话,虚情儿哄咱,假意儿待咱,还将冷眼观。时下休夸,十年富贵,再看在谁家?”离群独居,让朱王子对人生有了更深的感悟,散曲集《醒世词》横空出世,世人争相诵读。

写些诗词也不足以排遣胸中郁闷,朱王子便在风清月明之夜弹琴,借以抒发怨愤之气。谁知弹着弹着,朱王子却发现了问题。一支乐曲是由高低不同的音符组成的,从高到低排列下来称为音阶,那么,音阶之中相邻的两个音符,高低之间距离多少才是最佳呢?

朱王子一边研究音律,一边苦修数学,并经过数次演算及推理,创建了十二平均律,并以此制作出世界第一架定音乐器。而在为音符定音时,朱王子又用81档特大算盘进行开平方计算,并研究出数列等式。

世人皆怜朱王子蜗居小房,却不知朱王子苦中作乐,搞研究、发明、创新等忙得不亦乐乎。

光阴如水匆匆逝去,朱王子独居土房十九年。公元1567年,其父终于被赦免,朱王子才结束独居生涯。

筑室独处十九年,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按理说朱王子也该享受真正王子的生活了。但这位王子不仅没有享受生活,反而几次三番上书,“累疏恳辞”不肯继承爵位。这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放着现成的王爷不当,非要做回普通人。

经历世态炎凉,目睹名利纷争,朱王子比任何人都要清醒,与其身陷名利旋涡,不如置身事外;与其虚度此生,不如留下丰厚知识供后人学习。

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辞掉爵位之后,朱王子不惜隐居于九峰山,开始著书立说。

漫长岁月里,朱王子孜孜不倦地学习,先后著有《乐律全书》四十卷、《嘉量算经》三卷、《律历融通》四卷等等,内容涉及音乐、天文、历法、数学、舞蹈及文学等,知识面之广,令人惊叹。

然而让人遗憾的是,朱王子生性淡泊,不喜炒作,虽然曾将著作呈报给朝廷,但却没有引起任何关注。虽然遭遇冷落,朱王子依然坚持梦想,潜心著书。生前无人问津,死后也无波澜。雪上加霜的是,乾隆即位之后,竟然组织专家学者,声讨早已作古的朱王子,将他的十二平均律斥为“臆说”。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国人不曾认可的学术,却在国外引起轰动。

18世纪初,朱王子的十二平均律的数据,由传教士通过丝绸之路带到西方,德国作曲家巴赫以此为据制作出世界上的第一架钢琴,如果说巴赫是钢琴之父母,那么朱王子就是钢琴之祖。

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乐器博物馆,有两支复制的律管,而它的选材、制作方法及数据等,都是参考了朱王子的研究成果。比利时的音乐家们感慨地说:“这样伟大的发明,只有聪明的中国人才能做到。”

而德国物理学家赫尔姆霍茨更是无限憧憬地说:“在中国,有一个叫朱载堉的布衣王子,倡导七声音阶,把八度分成十二个半音以及变调,是位音乐天才。”

盘点朱王子的学术成果,不仅首创十二平均律,还创造多项世界第一:制作世界第一架定音器;使用珠算进行开平方;提出并解答了由四项构成的等比级数求解法;首创不同进位制小数换算方法;创立舞学并规定内容大纲等等。

布衣王子朱载堉,扬名海外数年之后,终于被自家人认可,不仅为其设立纪念馆,他的学术成果也开始涉足不同领域。虽然生在帝王家族,但朱载堉不被名利所诱惑,时刻保持“众人皆醉,唯我独醒”的心态,并最终成为百科全书式的著名学者。

第1篇:励志人物故事:生死交情,千载一鹗

张千载跟文天祥是同乡好友,从小在一起读书,被老师视为“双璧”。可惜张千载的运气不是很好,当文天祥高中状元、飞黄腾达甚至官至宰相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小举人,郁郁不得志。

文天祥知道张千载的才学,想拉他一把,推荐他出来做官。但张千载心气很高,始终没有去见文天祥,一直在家里种田、读书。

南宋祥兴元年(公元1278年),文天祥率军抗元失败,在五坡岭(今广东海丰县北)被俘,一路北上被押解到大都(今北京)。张千载听说后,立即變卖家产,等文天祥一行路过他的家乡时,就跑去上下打点,请求跟随文天祥一起去大都,照料他的起居。元军统帅也很敬仰文天祥的为人,就答应了。于是,一路上,张千载天天服侍文天祥,给他喂饭,帮他洗漱,像一个忠心的仆人。

到大都后,文天祥被关押起来,张千载就在附近找了房子住下,每天去给文天祥送饭。文天祥在狱中写的诗文,张千载花钱买通关系,将它们秘密带出来,其中就包括那首著名的《正气歌》。

就这样,张千载倾家荡产,不避寒暑,尽心尽力地服侍了文天祥三年,直到文天祥被忽必烈下令处决。此时已身无余财的张千载,不知道又用了什么办法,硬是将文天祥的尸体运了出来,而且还将在俘虏营中自杀殉夫的文夫人欧阳氏的尸体也一并找来,火化后将二人的骨灰带回老家。

或许是文天祥的光芒太过耀眼,减弱了跟他同时代的人的亮度,但张千载的事迹,很值得我们重新提起。

张千载只是一个小人物,他终生都没有做过官,也没有带兵跟元军打过仗,甚至倾家荡产服侍文天祥,为的或许也只是个人私谊,而非民族大义。但谁又敢说,他的行为不值得我们敬仰?

当文天祥发达时,接受过他的帮助的人应当不少,但到他落难时,反而是从未接受过他的帮助的张千载站了出来,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文天祥的敬意。这种小人物的生命亮度,是任何“民族大义”都减弱不了的。后人也没有忘记文天祥的这位义友,把这种朋友之间的情义称为“生死交情,千载一鹗”。

这就是小人物的生命亮度。

第2篇:众人皆醒我独梦成长日记

“时光斩不断,流转在从前——”

回想从前,往昔的一切依旧历历在目:

——还记得,那时的无拘无束,山中小道,林间小溪,回荡着,我们少时的欢乐;

——还记得,那时的不拘一格,冲刺中考,思维多元化,这将决定我人生的下一站,留下的,是青春无悔的汗;

——还记得,那时的年少轻狂,信誓旦旦,想成为理科状元,却未想,不够努力的我,将这一切变成了一场笑话。

生活,就像一场梦一样。现在的我,已不懂,何为真实,何为梦?若梦是美好的,那我为何如此懒惰?这便不是梦,这很真实。

“愿指魂兮识路,教寻梦夜回廊。”纳兰容若的词,给予我的,是莫大的震撼。往昔欢乐,已不再有,梦里是否能相守?我真心祝愿他,让梦成真。

而我的梦,又该如何成真?

在学校,我守着这个第一的虚名,骄傲,自大,不可一世。明明懂得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却依旧死性不改,不曾努力。我没有恒心,不细心,没耐心,偏偏有颗正在膨胀的虚荣心。煞是好笑,这是梦吧,却又如此真实。

真希望我能有容若的坦然。他纯真,善良,是那么美好。他热爱诗词,拥有第一才子的美称,却从不骄傲。他讲义气,为了朋友,愿呆在那四四方方的皇城之中,忍受这独自一人的孤寂,悲凉。一首《木兰花令》,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胜过所有词人,撼动了许许多多人的心弦。是啊,人生若只如初见,又该是哪番滋味呢?

纳兰容若亦是一个梦。

而我的梦里,就是这样一个容若。

若我有他那份坦然,便不会太过在乎分数,让分数牵着鼻子走。情绪落差太大,长久下去,不太好。若能坦然,便悦。

古人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就是该有的心性吧。把心沉淀下来,往事不过是过往云烟,烟散了,雾淡了,留下的,只有回忆。现在该重视的,是时间。

努力,是我必须掌握的一门功课,再加上恒心,细心和耐心的辅助,相信,我的未来不会是一场梦。

众人皆醒,我独梦。我还愿意停留在过去的梦里,不肯醒来。当梦醒之日,希望我不曾后悔。

第3篇:央视的“勤杂工”朱军励志人物故事

高立民把我领进央视后,我第一份固定工作就是早上到14楼打开水,中午到食堂买盒饭。当时全办公室的人中午吃什么都是由我决定。我去得早,他们就可以吃上排骨或红烧肉一类的好菜。所以中午十一点半之前我就开始惦记这件事情。打回饭,帮他们送到桌上,看着他们吃得开心,我有一种满足感。其实电视人的性格很多是外向和张扬的,并没有什么等级观念,日子一长,陌生感就消失了。

节目组开会是我最兴奋的时候,可以见很多人,可以了解大家都在忙什么事情。那时《东西南北中》是中央一套黄金时段的节目,每周六晚上20:10的CCTV-1播出,当时CCTV-3综艺频道还没有开播。中央一套的节目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当时正在策划《东西南北中》春节后的第一期节目。我在组里打了半个月的杂工,当了半个月的剧务。有一天高立民对我说,我给你介绍两个领导认识一下。这两个人,一个是当时《东西南北中》的制片人孟欣,另一个是当时文艺部主任邹友开。

孟欣是在中央电视台遇见的第一个可以决定我命运的人。见面之后的一天,孟欣提出要看看我的资料,我毕恭毕敬地把在书包中揣了半个月的录像带拿了出来,双手捧着交给了孟欣。看录像的时候,她一句话不说,我屏住呼吸惴惴不安地等待,邹主任正好经过,淡淡地问了一句:“这个小伙子是谁?”

我胆怯地说:“主任,是我。”说话的时候完全没有底气。

在孟导的建议下,我拎着自己的行李,“三牙一毛”,加两件衬衣,和崔亚楠一起来到了位于翠微宾馆的单身宿舍。这是一个普通的标准间,两个大男人住显得非常小,但是房间有一个向阳的窗户,在我看来这间房子象征了太多美好的事情,我不但可以不交钱,白吃白住,而且终于可以在早上醒来的时候看见阳光了。

住在翠微宾馆的日子开始让我觉得踏实了一些。每天早上,我和亚楠坐地铁上班。兰州没有地铁,北京的地铁很快,我们只需要坐一站就到了。那时候地铁票价是五毛钱,对于我们这样的短途来说实在是不值。于是为了省钱,捎带着锻炼一下身体,我们每天跑步上下班。看到长安街上来往的车辆,我心里偷偷地琢磨:奋斗10年,我怎么也能开上辆“奥拓”吧!

初春的一个午后,孟欣对办公室所有的人说:“今天晚上开《东西南北中》新一期的策划会,大家该准备的准备一下。”

于是,编导们纷纷打电话请人,整理材料,我没有什么可准备的事情,也不敢问,心想:只要他们能带我去就行了。

晚上,我们从台西门出来,打了一辆“面的”,接上许戈辉,我们到了京丰宾馆的一个会议室,在那里我又见到了另一位仰慕已久的著名策划人焦乃积先生。请外脑策划是电视台做节目的一个行之有效的方式,无论是《东方时空》、《实话实说》,还是我们的《艺术人生》都是如此。策划是一个由虚到实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不仅仅是结构节目,更重要的是探讨节目理念。

此时我坐在一个角落里一言不发,当然也没有发言的资格。听着大家各抒己见,侃侃而谈,我觉得自己的汗毛孔都张开着,脑子跟录音机似的,几乎能背下他们所有说过的话。也许是因为那个时候太过敏感,对专业的敏感,对每个人、每件事情的敏感,还真让我学到了很多闻所未闻的知识。

策划会一连开了七天,天天挑灯夜战,而且越是深更半夜大家越是才思泉涌。最后一天的晚上,节目的基本样式确定了。邹友开主任来了,大家需要将策划的结果汇报给他,批准后就可以领经费开始拍摄工作了。

忽然,孟欣说:“朱军,你给邹主任说说我们这几天讨论的结果吧!”

要我说?我连自己在这期节目里干什么还不知道呢!但是,她确实要我说,我没有紧张,因为我连紧张的时间都没有。

那就说吧!在这个节目组中,头一次,不是说中午盒饭的事,而是1994年第一期《东西南北中》的策划方案。听我说话的人是能决定我命运的人。

相声演员,记性好,再加上太多敏感,竖着耳朵听的东西一句都没落,我当时连相声“贯口”的工夫都用上了,一气呵成。尽管仅仅是转述别人的观点,20多分钟吧,房间中就我一个人在说话,大家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事后很久,孟欣说,就是在那一刻决定用我作这一期的主持人。

散会后,老孟说:“朱军,没事和许戈辉好好聊聊,熟悉熟悉,这期你俩搭档试试!”说完转身走了。

奇怪!求之若渴的东西来了,却没有瞬间的狂喜,也没有什么人向我祝贺,高立民、崔亚楠他们都没有,一切显得异常平静。

真的要录像了,真的要在中央电视台主持节目了,准备比等待更加紧张。于是我每天很早来到办公室,把一切相关的带子和节目资料都看一遍,回到宿舍趁亚楠不在的时候对着卫生间的镜子说:“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东西南北中》。”尝试着各种表情、各种肢体表达,活活一个神经质。和许戈辉也是天天打电话,一到办公室就对词,其实充其量不过十几句话,对了一遍又一遍,我生怕因为自己的一点闪失而前功尽弃。

没有出镜的衣服,我来北京时就带了两件衬衫,毛衣穿了一个冬天。越临近录像我越心急火燎。

和我同住的崔亚楠看出了我的心思,问我:“到时候你穿什么呀?”没等我说话,他神秘兮兮地拉着我就出去:“我给你弄套衣服去!”

我们出门坐上地铁。路上他才告诉我,他认识一个叫“仕奇”西服专卖店的老板,也是内蒙人,他的老乡,我们可以先向他借身衣服应应急。老板听明白我们的意思后,二话没说,指着一屋子的西服,就说了仨字:“随便挑!”

我拿了店里最便宜的两套衣服,走出店门。

录像的当天简单而顺利,节目的要求很简单,我只是和许戈辉在演播室中将串场的词录一遍就行,每回几乎都是一次通过,因为词我已经背得滚瓜烂熟。录像后,我换下衣服。到中午了,继续去打盒饭。

我和导演高立民一起进机房,剪片子。每每剪到有我的片段,我都特别仔细地看自己,明显有点傻,明显不自然,说话再慢点就好了……我给自己找出无数的缺点,摄像机总是能夸大人的缺点,经常在机房里觉得自己“惨不忍睹”。也经常有认识或不认识的人到机房看上一段,忽然就问:“这小伙子是谁?”

每听到这样的问话,我都自我安慰地当成是在夸我。

我坐在机房的角落里,像个剧务一样地送水送饭,进来的人不会注意我,但是他们至少注意了屏幕上的我。我是一名电视节目的主持人,我不求在生活中光彩照人,但要在屏幕上引人注目。那个时候,白天工作,晚上做梦都在说:“东西南北中的观众朋友,大家好!”

熬机房是一个艰苦的工作,空气浑浊,不见阳光,“躲进小楼成一统”,却令精神十分集中。直到有一天晚上,终于编完了,孟欣要来审看,之后就可以合成,上字幕。我站在旁边心里盘算:会给我打一个什么字幕呢?

我有些忐忑,隐隐期待着什么。

于是等待。

这不是第一次等待了,在东门、在办公室、在策划会上。

节目审过皆大欢喜,机房的技术员熟练地上字幕。这时,技术员头也不抬地问了一句:“朱军名字前面打什么字呀?”

“‘主持人’呀!”孟欣极其不经意说出了三个字,技术员照办。周围没有任何人流露出惊异或是质疑,依旧没有喝彩和祝贺,大家平静地继续后面的工作。只有在我的心中,经历了翻江倒海的激动,我强忍着。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是1994年3日28日,我终生难忘的一天,我庆幸它成了一个起点而不是终点。

孟欣走的时候,我胆怯地说:“谢谢孟导。”

第4篇:科大校长朱清时的励志人物故事

中国科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朱清时在大三时被分配到青海做锻造工人。其余分配到厂里的同学大多废弃了学业,终日打扑克、饮酒,但朱清时仍然保持学习数理化跟英语。六年后,中国迷信院决定在青海做一个主要的项目,这时,朱清时怀才不遇,开始了他辉煌的事业。

良多人可能说他福气好,由于被调配到缺少人才的青海才有这样的机遇。然而,假如他不积极地学习,也无奈得到这个机遇。所以,只有做好充足的预备,才干在机遇来常设牢牢捉住,获得胜利。

如果遭受苦难或挫折,要学着把挫折转换成能源,而不是一遇到窘境就躲在昏暗的角落里自怨自艾,更不要在须要即时举动的时候当机立断。人生不能用这种消极的方法渡过。人终有一天要面对自己,对自己的性命负责。因而,一定在平时做好充分的准备,控制足够的信息,以便在必要时做出最好的决定,把握住昙花一现的机遇。

从80%到96%

一旦机碰到来,必定要全力以赴,掌握机遇。

我在攻读博士学位时,通过本人的尽力(以及同窗洪小文的赞助),把语音辨认体系的识别率从以前的40%进步到了80%,学术界对我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确定。当时,甚至有些老师以为,只有把已有的结果加工好,写好论文,几个月之内我就能够拿到博士学位了。

但是,我很明白,第一步的成功给我供给的只是一个机遇,而不是一个谜底,因为80%的识别率毫不是最佳的结果,我应用的办法还有很多可改良之处。而且,我已经公然发表了我的研究成果,每一个研究机构都会学习、使用我的方式,所以,如果我此时放松下来,不再做试验,埋头写论文以求尽快毕业的话,别的学校或公司很快就会超过我。

所以,我岂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放松时间研究攻关,甚至为此推迟了我的论文问难时间。那时候,我每周工作七天,天天工作16个小时。这些努力没有空费,它们让我的语音识别系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识别率从80%提高到了96%。在我毕业之后,这个系统仍多年蝉联全美语音识别系统评选的冠军。如果我当时在80%的程度上止步不前、马马虎虎就毕业的话,后来贸易周刊颁发的“1988年最重要科技翻新奖&rdquo,伤感说说;就肯定会让别人抢走了。

所以,当晓得机遇降临的时候,要踊跃掌握;当尚未看到机会的时候,要时刻筹备。

积极争取,创造机遇

当机遇尚未呈现时,除了时刻准备之外,也可以自动为自己发明机遇。

我帮苹果公司创造机遇

我在苹果公司工作时,有一段时光公司经营状态不佳,大家士气低落。但我却发明了一个问题:公司有很多很好的多媒体技巧,可是因为没有用户界面设计范畴的专家参与,这些技术无法构成简便、易用的软件产品。

于是,我写了一份题为《如何通过互动式多媒体再现苹果昔日光辉》的呈文。这份讲演被送到多位副总裁手里,最后,他们决议采用我的看法,发展简便、易用的多媒体软件,并且请我出任互动多媒体部分的总监。

多年当前,我遇到了一位当年的上司,他深有感想地对我说:“当年,看到你提交的报告我们觉得非常惊奇。以前,我们始终把你当作语音技术方面的专家,没想到你对公司策略的把握也这么在行。如果不是这份报告,公司很可能会错过在多媒体方面的发展机会,你也不会有升任总监和副总裁的可能。今天,在iPod的成功里,也有不小的一局部功绩要归功于你和你那份无价之宝的报告。”

向比尔·盖茨汇报

在微软公司,大家都很器重每年四次向比尔·盖茨汇报工作成果的机会。在汇报的几个月前,寰球各研究院就开端提前排队,报上最自得的成果。

微软中国研究院刚成破的那一年,当多少个研究名目都还没有得到终极成果的时候,我就冒险争夺了六个月后向比尔汇报两个研究结果的机会。因为那时我知道许多人对中国研究院还不太懂得,如果能在比尔眼前成功地演示咱们的研讨成果,就会对研究院的发展有很大的辅助。

当时,我知道有四个研究项目可能在六个月后会得到好的结果,但它们各自成功的概率也只有60%。可我不能等到100%断定后再去申请。于是,我用两个措辞含混的报告标题预订了地位。六个月后,果然有两个项目得到了无比好的结果,于是,我们修正了报告题目,十多个人飞到美国为比尔做了现场演示。那次汇报十分成功,得到了比尔的高度评估。

汇报后的第二天,比尔对公司所有的引导说了他那句有名的话:“我敢打赌,你们都不知道,在微软中国研究院,我们领有许多位世界一流的多媒体研究方面的专家。”恰是这句话,在公司树立了中国研究院的信用。

第5篇:朱载堉:众人皆醉唯我独醒励志人物故事

朱载堉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九世孙,生在帝王家,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求官求财无所不及,但这位朱载堉却特立独行,常常做出相背而行的事情。

出生于书香世家,从小就得到文化熏染,数学、语文、音乐等科科都是优。10岁时就攻读《尚书·盘庚》等史书,并成为郑王王位继承者。但在15岁那年,家庭突遭变故,改变了朱王子的人生。

朱王子的父亲朱厚烷清正廉洁,因为直言劝谏而触怒明世宗,最终蒙冤入狱。小小年纪的朱王子,开始为父伸冤,不停地奔波呼号,怎奈世态炎凉,谁会为一个落魄的王爷出头呢?

上访无人接待,旧日同僚避而远之,朱王子悲愤写下“锦上花争先添补,雪里炭谁肯送去”之后,搬出郑王宫,在宫外自建一座小土房,独居其中,以此抗议父亲受到的不公正待遇。

朱王子发誓,父亲不出狱,绝不搬回王府。惊世骇俗之举,吓坏了所有宗族之人,悄悄地劝他不要再触怒明世宗,否则后果很严重。朱王子不屑于顾,住着小土房,吃着粗茶淡饭,卧着土炕草席,苦度人间岁月。

“自己跌倒自己爬,指望人扶都是假。至亲人说的是隔山话,虚情儿哄咱,假意儿待咱,还将冷眼观。时下休夸,十年富贵,再看在谁家?”离群独居,让朱王子对人生有了更深的感悟,散曲集《醒世词》横空出世,世人争相诵读。

写些诗词也不足以排遣胸中郁闷,朱王子便在风清月明之夜弹琴,借以抒发怨愤之气。谁知弹着弹着,朱王子却发现了问题。一支乐曲是由高低不同的音符组成的,从高到低排列下来称为音阶,那么,音阶之中相邻的两个音符,高低之间距离多少才是最佳呢?

朱王子一边研究音律,一边苦修数学,并经过数次演算及推理,创建了十二平均律,并以此制作出世界第一架定音乐器。而在为音符定音时,朱王子又用81档特大算盘进行开平方计算,并研究出数列等式。

世人皆怜朱王子蜗居小房,却不知朱王子苦中作乐,搞研究、发明、创新等忙得不亦乐乎。

光阴如水匆匆逝去,朱王子独居土房十九年。公元1567年,其父终于被赦免,朱王子才结束独居生涯。

筑室独处十九年,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按理说朱王子也该享受真正王子的生活了。但这位王子不仅没有享受生活,反而几次三番上书,“累疏恳辞”不肯继承爵位。这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放着现成的王爷不当,非要做回普通人。

经历世态炎凉,目睹名利纷争,朱王子比任何人都要清醒,与其身陷名利旋涡,不如置身事外;与其虚度此生,不如留下丰厚知识供后人学习。

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辞掉爵位之后,朱王子不惜隐居于九峰山,开始著书立说。

漫长岁月里,朱王子孜孜不倦地学习,先后著有《乐律全书》四十卷、《嘉量算经》三卷、《律历融通》四卷等等,内容涉及音乐、天文、历法、数学、舞蹈及文学等,知识面之广,令人惊叹。

然而让人遗憾的是,朱王子生性淡泊,不喜炒作,虽然曾将著作呈报给朝廷,但却没有引起任何关注。虽然遭遇冷落,朱王子依然坚持梦想,潜心著书。生前无人问津,死后也无波澜。雪上加霜的是,乾隆即位之后,竟然组织专家学者,声讨早已作古的朱王子,将他的十二平均律斥为“臆说”。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国人不曾认可的学术,却在国外引起轰动。

18世纪初,朱王子的十二平均律的数据,由传教士通过丝绸之路带到西方,德国作曲家巴赫以此为据制作出世界上的第一架钢琴,如果说巴赫是钢琴之父母,那么朱王子就是钢琴之祖。

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乐器博物馆,有两支复制的律管,而它的选材、制作方法及数据等,都是参考了朱王子的研究成果。比利时的音乐家们感慨地说:“这样伟大的发明,只有聪明的中国人才能做到。”

而德国物理学家赫尔姆霍茨更是无限憧憬地说:“在中国,有一个叫朱载堉的布衣王子,倡导七声音阶,把八度分成十二个半音以及变调,是位音乐天才。”

盘点朱王子的学术成果,不仅首创十二平均律,还创造多项世界第一:制作世界第一架定音器;使用珠算进行开平方;提出并解答了由四项构成的等比级数求解法;首创不同进位制小数换算方法;创立舞学并规定内容大纲等等。

布衣王子朱载堉,扬名海外数年之后,终于被自家人认可,不仅为其设立纪念馆,他的学术成果也开始涉足不同领域。虽然生在帝王家族,但朱载堉不被名利所诱惑,时刻保持“众人皆醉,唯我独醒”的心态,并最终成为百科全书式的著名学者。

第6篇:武当山上的独腿劳工励志人物故事

高润林一天的工作,在双拐敲击台阶的“嗒嗒”声中开始。

每天,这个截去了半条右腿的中年汉子,都要拄着双拐,扛起30斤重的沙袋,在风景优美的武当山上,用左腿上下往返走8万余级台阶。这并非一位独腿的武林高手在武当山健步如飞,而只是一个残疾劳工在赚取一点微薄的酬劳。

他从山上村庄里一所由山洞改造的房子里走出来,每天清晨7点准时出现在乌鸦岭的建筑工地。

在一个大沙堆前,他先把双拐平放在地上,然后让自己坐在双拐上,这才掏出自制的细长编织袋,开始装沙子。当沙袋装满,他便扛在肩上,左手撑膝,左腿发力,右手操拐,吃力地站起,然后用左腿和双拐交替着前行。

站在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台阶前,他深吸一口气,先将双拐稳稳地拄上一级台阶,然后用力将整个身体挪上去。就这样,一级接着一级,高润林需要将30斤重的沙袋运往两公里外的目的地。

他通常同时运送两袋沙子,先将其中的一袋运出百米开外,稍稍喘口气,再顺原路折回,去运另一袋沙子。在陡峭的石阶上,这个依靠双拐行走的人交替着往上运送沙子,需要4小时才能将两袋沙子扛到目的地。每天,他只能运送4袋沙子。按照“一米大概5级台阶”,有人估算,高润林一天下来要走8万余级台阶。

不时有肩挑沙子或砖块的壮汉与他擦肩而过。他们沉重的步伐,踏得台阶“啪啪”作响。有时,他们还会拖长声音吆喝一声:“让一让。”每当听到这样的声音,高润林就会有意识地闪到一边,给他的同伴让路。

25年前,高润林也曾是这些健步如飞的壮汉中的一员。那时他在武当山风景区打工,抬轿子,担沙子,抱小孩,砍柴,“凡是挣钱的活儿都做”。和其他壮汉们一样,他那时能担起200斤重的东西,沿着山路上下往返。

1995年,不堪劳累的高润林萌生退意,想回湖北郧西县的老家找一个轻松一些的活计。但就在他即将离开武当山的前几天,天气突变,下了一层滑溜的凌,这位挑夫一不留神在山路上摔了一跤。

“当时我看了看,右腿发青,皮没有破,感觉骨头也不碍事,心想也没有什么事情。”然而当他回到郧西老家,右小腿开始发炎流脓,干不了重活儿。“因为没钱”,治疗断断续续。2002年春节前夕,医生诊断说,他的病已经转化为骨髓炎,不截肢可能危及生命。高润林不得不接受截肢的现实。

自从他截去右小腿,妻子很快就和他“分居分灶”了。高润林2005年吃上了“低保”,每月40元。偶尔,他也捡点破烂,补贴一下家用。日子虽然紧巴,但也能过得下去。

不过当他的小儿子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初中后,这位父亲“一下子有了压力”。尽管学校考虑到高润林的实际情况,减免了小儿子一半的费用,但即便如此,半年430元的费用,仍然成了他的难题。

“我不能让小儿子埋怨我,说我没有供他念书。”提起儿子,高润林的语气欢快了许多,“我必须赚钱让他念书。”今年7月,高润林四处找不到活计,只能拄着双拐重返武当山,干起了运输的活儿。

但运送沙子是个体力活儿,每运送百斤沙子只能收入6~10元。一天下来,这个50岁的独腿汉子收入不足10元。每天,他花去其中的两元买一包香烟,花一元支付房租。为了节约,他一天只早晚吃两顿面条,“从不买菜”,就着辣椒酱下饭。

不过有时,他能从游客手里得到一些钱。“他们同情我。”他说。重返武当山以来,他已经攒下了将近1000元,但“没有一分钱是自己讨来的”。

景区的几位管理员和一位在那里经商多年的摊主也都证实,这位独腿劳工确实自食其力,从来没有讨过钱。

又一群游客从高润林身边经过。其中有一位顺手递给他一个面包,这个汉子伸出污黑的手接了过来,大口大口地啃起来。

游客中有一位妇女掏出相机,对着高润林一通猛拍,然后迅速归队,远远地丢下一句话:“回家教育孩子用。”

第7篇:如果众人皆醉应该清醒吗散文随笔

《楚辞》在中国可以说是妇孺皆知了。中国古代“风”“骚”并称,所谓“风”是以《国风》为代表的的《诗经》,“骚”则是以《离骚》为代表的《楚辞》。在《楚辞》中有一篇很重要的作品,那就是《渔父》。这篇文章不仅准确描绘出了屈原的思想,更成功塑造了一位高蹈遁世的隐者渔父的形象。当然从这里面也体现了两种价值观:众人皆醉的时候自己是不是应该装醉呢?

无论你喜不喜欢,这个世界就在这里。这里面当然有很多真善美,但是也有很多假恶丑。生活在这个乌烟瘴气的喧嚣迷茫时代,有些人可能木然不觉,有些人就像《渔父》里的渔父那样感觉到了社会的一些糟糕境况但是却与之“适应”。但也有一部分人,就像屈原那样希望改变这种状况,尤其是看到那种举世皆浊、众人皆醉的情况就想尽力去把大家从迷醉的情况中唤醒。可是这些人的力量太小了,凭他们的力量是无法做到的。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一个个体的自己所受到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感受到了这份苦楚,这个本来就有的命题就会不知不觉之间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他们都醉了,我该不该清醒?

这个问题很残酷,但是也很现实。毕竟社会并不是一片光明,总会有些不如意的地方,形势一片大好之下也总有一些陈规陋俗和老思想束缚着自己。如果抗争,自己是有心无力;如果委曲求全,自己又不甘心。这个二难选择始终是困惑着我们的一道难题,让我们无所适从。

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有一个很著名的观点:“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不是吗?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拥有自己的思维方法和行为准则,但是我们却要受到很多规则甚至是陋习的约束。有些时候,这个社会甚至是颠倒是非的。我们都以为自己就是自己,能够主宰自己,但是最终却成为了社会的奴隶。如果抗争,或许会被人们嘲笑,成为那个“正道直行,竭忠尽智,以事其君,谗人间之,可谓穷矣。信而见疑,忠而被谤,能无怨乎”的屈原,不过至少我们做到了“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要么就放弃自身的价值标准,与这个肮脏的时代握手言和,或者闭上眼睛装睡。就像渔父所言:“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其?”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在这些纷繁复杂的世界里挣扎得累了,凭栏远眺一下,微风徐来,有时会让我们心旷神怡,也有时会让我们心中顿起波澜。这个二难选择该如何做呢?一阵波澜过后,转回头,那个纷繁嘈杂的社会还在等着我们,我们还要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用尽全力去做这道难解的选择题。

第8篇:2018年高考作文题目预测:众人皆醉我独醒

2017年的高考已经结束了,我们高二的学生要准备2018年的高考了,下面是小编整理的众人皆醉我独醒作文,欢迎阅读。

【作文题目】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60分)

青海某学生以省理科前五名的成绩考入北大就读,他在北大学习感到“痛不欲生”,后来退学转入北京某技师学院。从全国著名高等学府退学转到名不见经传的技校,这件事引起广泛的争论。

要求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范文:众人皆醉我独醒

北大高材生退学转到技师学院,这让众人觉得不可思议。但这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如该生摒弃传统观念,离开令他“痛不欲生”的北大,去寻找更适合自己的归宿,也是一种明智的选择。对此,我颇为认可。

漫画中的大学生从高等学府北大的“巨轮”中一跃而下,跳往名不见经传的技校“小船”中,需要跨越“传统观念”这座大坝。所谓传统观念,即普遍认为留在北大这样的高等学府总比待在技校强得多。但传统观念毕竟是传统的,并不适应所有的情况。倘若强行留在不适合自己的象牙塔中,图中的大学生将会浪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却没能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是一种得不偿失的做法。在我看来,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当现实与传统观念发生冲突,我们不妨抛弃束缚自己的传统观念,用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心态去追求适合自己的事物。

众人不理解大学生弃北大而投技校的原因,大概是民众的传统观念根深蒂固。传统观念认为,凡事讲究等级名次,也许是自古以来等级观念的影响,使许多人在认识事物时,喜欢用等级的高低来衡量事物的优劣,因此,高等学府自然比技校更适合大学生。当大学生弃北大而选技校时,的确会让众人疑惑。其实不然,传统观念已不适应众多现实状况的需求,我们不应用传统的标准去衡量大学生选择的正确与否。敢于做出抉择的人,敢于追求内心所需的人,不应受到舆论的质疑。

例如,“北大屠夫”的华丽转变,北大某文科状元毕业后卖起了猪肉,后出版著作《屠夫看世界》。在当年,北大高材生卖猪肉甚至成为一则新闻备受争议。争议的焦点无非是北大的高材生该不该卖猪肉之类的话题。这与如今的青海大学生弃北大投技校颇为相似。其实哪有什么适合与不适合,冷暖自知,合理不合理当事人说了算。相信他们做出这样的选择必定也是经过反复斟酌,反复衡量的,有一点理性,而作为旁观者的民众也没必要将社会的舆论指向当事人,认为他这样做“不合常理”或“自毁前程”。

再有湖南的女大学生北大新闻系毕业后选择成为一名快递员,广西一位名校毕业的大学生回乡养蚯蚓致富,这些人做出的选择好像能让大众疑惑不解,甚至被民众看不起,受到挖苦和嘲讽,青海大学生转移到技校亦是如此。其实,作为精英的他们也可以有自己的选择,没有哪项规定要求高校中的学生将来一定要成为上层建筑的建设者,一定要进入高精尖的行业才算是成功。因此,我们应适时摒弃传统观念,走最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

前有鲁迅弃医从文,今有高校学子弃北大从技校,再有班级投笔从戎,沈从文晚年转而研究中国古代传统服饰,奥黛丽·赫本放弃成为芭蕾舞者,投身电影行业。改变和做出新的选择不一定都能够获得理解与支持,但只要是正确的,适合自己的,又有何不可?

最后想说,我们每个人都应向着海的那位北大高材生那般,用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心态,坚持自己内心的想法,追求适合自己的事物,不要被传统观念所束缚。

第9篇:2017年高考作文题目预测:众人皆醉我独醒

北大高材生退学转到技师学院,这让众人觉得不可思议。小编收集了众人皆醉我独醒作文,欢迎阅读。

【作文题目】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青海某学生以省理科前五名的成绩考入北大就读,他在北大学习感到“痛不欲生”,后来退学转入北京某技师学院。从全国着名高等学府退学转到名不见经传的技校,这件事引起广泛的争论。

要求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范文:众人皆醉我独醒

北大高材生退学转到技师学院,这让众人觉得不可思议。但这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如该生摒弃传统观念,离开令他“痛不欲生”的北大,去寻找更适合自己的归宿,也是一种明智的选择。对此,我颇为认可。

漫画中的大学生从高等学府北大的“巨轮”中一跃而下,跳往名不见经传的技校“小船”中,需要跨越“传统观念”这座大坝。所谓传统观念,即普遍认为留在北大这样的高等学府总比待在技校强得多。但传统观念毕竟是传统的,并不适应所有的情况。倘若强行留在不适合自己的象牙塔中,图中的大学生将会浪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却没能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是一种得不偿失的做法。在我看来,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当现实与传统观念发生冲突,我们不妨抛弃束缚自己的传统观念,用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心态去追求适合自己的事物。

众人不理解大学生弃北大而投技校的原因,大概是民众的传统观念根深蒂固。传统观念认为,凡事讲究等级名次,也许是自古以来等级观念的影响,使许多人在认识事物时,喜欢用等级的高低来衡量事物的优劣,因此,高等学府自然比技校更适合大学生。当大学生弃北大而选技校时,的确会让众人疑惑。其实不然,传统观念已不适应众多现实状况的需求,我们不应用传统的标准去衡量大学生选择的正确与否。敢于做出抉择的人,敢于追求内心所需的人,不应受到舆论的质疑。

例如,“北大屠夫”的华丽转变,北大某文科状元毕业后卖起了猪肉,后出版着作《屠夫看世界》。在当年,北大高材生卖猪肉甚至成为一则新闻备受争议。争议的焦点无非是北大的高材生该不该卖猪肉之类的话题。这与如今的青海大学生弃北大投技校颇为相似。其实哪有什么适合与不适合,冷暖自知,合理不合理当事人说了算。相信他们做出这样的选择必定也是经过反复斟酌,反复衡量的,有一点理性,而作为旁观者的民众也没必要将社会的舆论指向当事人,认为他这样做“不合常理”或“自毁前程”。

再有湖南的女大学生北大新闻系毕业后选择成为一名快递员,广西一位名校毕业的大学生回乡养蚯蚓致富,这些人做出的选择好像能让大众疑惑不解,甚至被民众看不起,受到挖苦和嘲讽,青海大学生转移到技校亦是如此。其实,作为精英的他们也可以有自己的选择,没有哪项规定要求高校中的学生将来一定要成为上层建筑的建设者,一定要进入高精尖的行业才算是成功。因此,我们应适时摒弃传统观念,走最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

前有鲁迅弃医从文,今有高校学子弃北大从技校,再有班级投笔从戎,沈从文晚年转而研究中国古代传统服饰,奥黛丽·赫本放弃成为芭蕾舞者,投身电影行业。改变和做出新的选择不一定都能够获得理解与支持,但只要是正确的,适合自己的,又有何不可?

最后想说,我们每个人都应向着海的那位北大高材生那般,用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心态,坚持自己内心的想法,追求适合自己的事物,不要被传统观念所束缚。

第10篇:作文:众人皆烦我独无

语文课上,老师给题目:说说成长的烦恼。于是教室里人声鼎沸起来,似乎每个同学都有说不完的烦恼,只有我,想了半天,结果却是:我没有烦恼!

科学家爱因斯坦说过:“我从来不把安逸和快乐看做生活目的本身———这种伦理基础,我叫它猪栏的理想。”很不幸,它就是我的理想,并且因为这理想,我便与烦恼无缘。

像猪一样懒的我,从来都不会为什么事大伤脑筋,把自己折磨得整夜睡不着觉。我天生就是个乐天派,无论在人家看来多了不得的问题,在我特有的“猪眼”看来,就只看到那好的一面。虽然有时也会被突如其来的打击震得找不着北———找到南也行啊。我自我标榜曰心胸开阔,用妈妈的话说,十足的脸皮厚。

“烦恼就是一锅由分子、离子、原子熬成的汤,你加点儿东西,它可以变的。”我在考试时竟然迟到,我的数学曾考过70分……可是我往里面加了点儿“乐天”密药,再用我的“猪眼”一瞧,这些在大家看来所谓的“烦恼”就变成了:考试时迟到,能考验出我的思维是否敏捷;数学考了70分,说明我的数学还可以长进30分……这样一想,不全是好事吗?

正因为这样,我没有了烦恼。我反对把所谓的“烦恼”列表、清点、比较……重复烦恼更烦恼。

看来,我最大的烦恼就是:为什么别人都有烦恼而我没有呢?

本文标题:朱载堉:众人皆醉唯我独醒励志人物故事

本文链接:https://www.hm-gift-card.com/wx/dyectttx.html